【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章 天資測試(下)。

達人殿堂

 
    

  第四章 天資測試(下)   宗派的天資測試持續進行著。這時一名穿著華貴長袍,下巴留著一撮小鬍子 的中年男子向凌君南走了來,他兩手作揖微一施禮,笑道:「呵呵,沒想到在這 裡遇到凌老將軍。」   凌君南向他看了一眼,只是微微點頭,說道:「原來是李國梁將軍。」凌非 可以感覺到爺爺凌君南並不喜歡這個人,因為他也不喜歡這個皮笑肉不笑,滿臉 假情的中年男子。   對於凌君南冷漠的態度,李國樑似乎全不放在心上,只是乾笑一聲,然後瞥 了眼凌君南抱在懷裡的凌非,笑道:「呵呵,這位應該就是凌老將軍的愛孫吧? 聽說令孫是擁有天之眼的孩子,怎麼六歲了還需要讓凌老將軍抱著,這可要累了 凌老將軍了。」李國樑言語中充滿了譏諷。   凌君南臉色鐵青,冷哼一聲,並沒有搭話。只見那李國樑低頭對一旁滿身傲 氣的兒子說道:「梟兒,還不快給凌老將軍問好。」   那渾身傲氣的小男孩一臉不情願的上前一步,然後敷衍的說了聲:「凌老將 軍好。」然後瞥了眼凌非,嘴上還噙著微微的笑意,看的凌非很不爽。   那李國樑也不在乎凌非有沒有給自己問好行禮,只是自顧自的得意說道:「 呵呵,我這兒子從小就聰明,唉,都讓他母親給寵壞了,你看看,連給凌老將軍 問好都這麼不知道禮數,嘴巴不甜很難得人疼的,凌老將軍千萬別介意啊。」這 話聽起來像在責難自己的兒子李梟,可凌君南和凌非卻都聽的出李國樑其實是指 桑罵槐的指凌非不懂禮數。   凌君南之所以這麼忍氣吞聲的讓這個李國樑在他面前大聲放屁,其實也是無 奈,因為這個李國樑可是金戈城的城主,更是皇帝老兒眼前的紅人,那是輕易得 罪不起的,所以凌君南只能忍耐著聽他繼續放屁。   只聽李國樑又笑道:「呵呵,去年我就請宗門的朋友幫我這兒子測試過天資 ,不過那是閉門測試,不能算數的,還是得參加六測(六歲測試)才有正式的憑 證。」   凌君南知道李國樑這麼說,是要讓他來問,如果這時候還不搭話,很可能就 會得罪這個城主,是以凌君南雖然不耐煩,但也只能假意配合著問道:「哦?不 知道小傢伙測試出來是什麼天資?」以凌君南的身份和年齡,完全有資格直呼城 主兒子叫小傢伙。   李國樑嘿嘿一笑,道:「哎,說出來怕凌老將軍笑話了,梟兒也不是什麼特 別的天資,就是冰系七級而已,呵呵。」冰系算是少數天資,在作戰中時常能發 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凌君南臉色變得難看,他本來只是假意問問,沒想到那個滿臉欠揍的臭小子 竟然是冰系,而且還是七級,要知道級別有分高級、中級、低級;一級到三級是 低級;四級到六級是中級;七級到九級是高級。也就是說這小屁孩的天資不僅是 特殊天資,而且還是高級級別,這實在讓凌君南很難笑的出來,他忍不住看了懷 裡的凌非一眼,心裡開始擔心凌非不知道是什麼天資,萬一輸給了這個臭小子, 那他在這個李國樑的面前就更是沒地位了……   正擔心著,沒想凌非卻在這時候開口問道:「冰系七級很了不起嗎?」所有 人都是一怔,李國樑的臉上明顯露出不悅的神情。   凌君南趕忙喝止道:「非兒不許胡說。」   李國樑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冷笑道:「無妨無妨,童言無 忌,相信凌老將軍愛孫的天資肯定比犬子的冰系七級還要了不起,呵呵。」   這話讓凌君南繃著臉,怎麼也笑不出來,因為他真擔心。自己的寶貝孫子剛 才說了那樣的話,在大人的世界裡就是充滿挑釁的一句話,如果等一下自己測試 出來的天資不如對方,那這話不就等於打了自己一個耳光?那面子要往哪裡擱才 是……   不過凌非卻不管這些,他雖然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有挑釁的意味,可他就是 看不爽這對父子,兩個都是一臉欠揍的模樣。   凌非此時是讓凌君南抱著的,所以對李梟而言,相對高了不少。他從上而下 瞟了眼讓李國樑牽在手裡的李梟,然後抬頭正視李國樑說道:「我肯定比那笨蛋 強。」   笨……笨蛋!   凌君南聞言完全傻了,他沒想到寶貝孫子竟會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李國樑更是沒想到凌非會這麼說話,他張著嘴,有隻蒼蠅飛進去又飛出來, 他完全沒發現。   李梟一聽就怒了,指著凌非張口就罵:「你……你說誰笨蛋?有種你再說一 次!」李梟果不愧如李國樑所說,從小就比別人聰明,所以連說話也比其他同齡 小孩有條理,連吵架都不例外就能看出了。   對於李梟的憤怒,凌非完全沒放眼裡,他俯視著李梟冷冷說道:「說你呢, 笨蛋。」不得不說,笨蛋這個名詞是凌非到了這個世界後,從老管家石方那裡學 到的,因為石管家總是用這句話罵底下手腳不利索的奴僕。   李梟讓凌非說的差點一口水噎死,他緩過一口氣後怒道:「我的天資是冰系 七級,大家都說我是天才,你憑什麼說我是笨蛋!」   凌非聞言突然似笑非笑的說道:「因為你是城主的兒子,那些人怕你爹,他 們是討好你才說你是天才的,否則你也就是一群蠢貨裡比較不蠢的那個而已,哪 裡是什麼天才。」凌非這句蠢貨也是石方老管家那裡學來的。   李國樑直到這時候才回過神,他忍不住斥道:「凌君南,你就是這麼教你孫 子說話的?李某今天總算見識了。」   凌君南也沒想到凌非平常鮮少說話,今天竟然霹哩啪啦的說了一串,而且字 字見骨,句句入髓,說的讓李梟都哭了,旁邊的李國樑更是臉上一抽一抽的,表 情比牛糞也沒好看到哪裡。   不過凌君南怎麼說也是征戰沙場的老將,手底下不知道殺過幾十萬條的生命 ,他哪裡會是怕事之人,而且凌非這話說的讓他十分解氣,老早就看這李國樑不 爽了,他哈哈一笑,說道:「李城主不也說了,童言無忌,小孩子鬥鬥嘴很正常 ,這沒什麼,城主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見識。」   李國樑聞言,臉上表情瞬息萬變,過了片刻才恢復笑容說道:「凌老將軍說 的是,小孩子鬥嘴難免,是李某失禮了。」說著拱手作揖道:「李某想起還有朋 友在等我過去談事,就先少陪了。」說完拉著李梟就往人群裡走去,不一會就消 失了。   凌君南搖搖頭,他先是嘆了聲氣,然後才笑道:「非兒,你今天可真是給爺 爺嚇出一身汗啊……不過也替爺爺出了口惡氣,哈哈。」   凌非並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說道:「我說的是事實。」   凌君南好奇問道:「哦?非兒為什麼覺得冰系七級不算天才?要知道冰系可 是特殊天資,而且七級已經是高級強度級別了,那個李梟雖然和他爹一樣都是滿 臉欠揍,可確實是個天才了。」   凌非有點不以為然,他道:「我記得你說過天資屬性共分十種,有土、水、 木、火、冰、金、風、雷、光、暗。其中最普通的是土屬性,也有人說地屬性, 再來是水屬性,而『土水木火冰』屬於一般屬性,『金風雷光暗』屬特殊屬性, 那個李梟的冰屬性嚴格說也只是一般屬性中最好的而已,根本就不是什麼特殊屬 性,所以他根本不是什麼天才,我說的有錯嗎?」   凌君南聽的一愣一愣的,的確,這些屬性的事情和排行都是自己告訴凌非的 ,他搖搖頭笑道:「非兒說的一點沒錯,那李梟的冰系確實不是特殊屬性,但因 為真正的五大特殊屬性十分罕見,別說最稀罕的『光和暗』,就說特殊屬性中最 差的『金』屬性,在我們青龍帝國都有十幾年沒見過了,所以因為這個原因,一 般屬性比較靠前的冰系就變成大家口中的特殊屬性了,畢竟在一般屬性裡頭冰系 確實是最高級的屬性,這是不爭的事實啊。」   雖然凌君南說的是世人們所謂的約定俗成,但這點卻是讓凌非很不以為然, 一般屬性就是一般屬性,哪有因為真正的特殊屬性很少見到,就拿野雞當鳳凰? 對凌非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一群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人想出來的笑話 罷了,他轉頭看向那高五米的祭台,稚嫩的童音說道:「烏鴉再如何努力也不會 變鳳凰。」   這一句話說的隨性,可卻讓凌君南一顆心狂跳不已。要知道凌非才只有六歲 ,可這句話卻說的這麼震撼人心,凌君南在心裡反覆念著:「烏鴉再如何努力也 不會變鳳凰……這需要有多高的心境和眼界才能說的出這番話啊……非兒,你真 的越來越讓爺爺看不透了。」   這時五米高的祭台上,那青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朗聲道:「下一位,李梟。 」輪到李國梁城主的兒子了,在場眾人紛紛看了過去,同時引起了不小的議論。   李梟挺著胸,下巴台的很高,一步步走向高台上。   李國樑在底下自信滿滿,他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冰系七級。   可另一頭的凌君南確是鐵青著臉,因為這次不比閉門測試,而是一個公開的 天資測試,如果李國樑所言不假,那想必等一下就會有宗門的人公佈李梟的冰系 七級天資,而且以李國樑的窄心眼,他肯定會來自己面前再炫耀一番,而且他一 定記恨著剛才凌非說的那番話,所以一定會在自己身邊等到凌非測試完,如果天 資比他家李梟還低,那就少不了一頓冷潮熱諷了。   凌君南無奈的搖搖頭,他並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寶貝孫子,只是人家李梟已經 是經過閉門測試的冰系七級,那是實打實的高級天資了,要知道在這十幾年裡, 能出現冰系天資的話絕對是能引起話題的,所以凌君南才會擔心,這是一種不由 自主的擔心,並不是不信任凌非。   就在這時,李梟的測試已經完畢,高台上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石案上老者在 冊上所寫,他臉上露出了驚艷,深提一口氣,特別大聲的說道:「李梟,冰系天 資,強度……八級!」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李國樑簡直樂翻了,他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去年閉門測試時還只有七級,今天 竟然上升到八級了,心裡喜道:「我兒子果然是天才,哈哈哈!」   凌君南聽聞後臉色一沉,他也沒想到李梟那小屁孩竟然變成了冰系八級!他 忍不住轉頭看看自己的寶貝孫子,心想:「非兒啊,你可別給爺爺丟臉啊……就 是沒辦法特殊屬性,至少也要和人家同一個水平冰系,不然我這老臉要往哪裡擱 ……」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