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三章 驚變

達人殿堂

 
    

 第九十三章 驚變   前情:   按魏龍生的安排,一千多人,分成五個隊伍。也就是說,一隊至少會有兩百 人。而每一隊的隊長,自然是以實力最高的人來擔當,畢竟有實力,別人才肯聽 你指揮,不然誰理你? ﹍﹍﹍﹍﹍﹍﹍﹍﹍﹍﹍﹍﹍﹍﹍﹍﹍﹍﹍﹍﹍﹍   正文:   隊伍出發在即,最怕有人落了單,留下遺憾,魏龍生命人將人員清點清楚向 他彙報,而自己則向凌非再次確認這次的行動計畫。   對此,不善劃謀的凌非,自然是讓魏龍生全權作主,倒也樂的輕鬆。   而根據魏龍生所草擬的方案,五個隊伍分別派兩人守在路口負責隊伍間聯繫 ,然後各隊伍分向五條路出發,通過白霧後進入異境。因為異境通道每兩個時辰 (四小時)會更換一次,所以必須在時間內以最快的速度於異境中做局部探勘, 用以確定該異境的危險指數多寡。待確認後,再派人退至樹林,將信息透過信符 發送至魏龍生所屬的隊伍林內聯繫人,再由負責收信的兩人其中一人,將信息帶 入異境,交由魏龍生來統一決定哪一條路最安全,並在時間內聯繫其餘隊伍退出 自己的異境,轉投入最安全的異境。而執行這些行動的時間,只有兩個時辰。   聽完魏龍生的解說,凌非不得不稱讚他的心思縝密,如此複雜的安排,恐怕 心兒不夠細膩的人還真做不來。   兩人又交談了片刻,一名負責清點人員的罪眾匆匆而來,見他神色不對,魏 龍生心裡有些不安,不等他開口,便先問道:「出事了?」   那人先是一怔,他沒想到魏龍生能猜得,趕緊應是,交代道:「島主,人都 清點完了,可少了兩個人……」他還是習慣稱呼魏龍生島主,就和許多人一樣。   魏龍生有些訝異,他讓人清點人數並不是早有預料會有人不見,而是本著帶 大家一塊離開罪島的想法,所以此時聽到落了兩個,自然有些錯愕。   「少了誰?」魏龍生問。   「是邪刀和魔劍兩位前輩……」說話的人叫張煥,是個四段武尊,為人很是 客氣,對晚輩和善,對前輩尊敬,所以在島中人面極廣,可以說沒他不認識的人 ,因此魏龍生才會將清點人數的事交他去辦。   凌非見魏龍生面色有異,問道:「怎麼了嗎?」對凌非來說,卻是少誰都無 所謂的。   魏龍生遣退張煥,並讓他莫要張揚此事,然後才回身向凌非說道:「前輩有 所不知,邪刀柳向殘和魔劍關云飛二人,乃殺榜中人。」   「殺榜?」凌非對殺榜全無所知。「那是什麼?」   魏龍生解釋:「殺榜是天下頂尖殺客的排行榜,邪刀和魔劍正好分列第二和 第三位,是非常頂尖的殺客,他們這些人只要有利可圖,便會不擇手段去達成目 的,之所以在罪島中安分守己,也是因為繫源鎖枷身,而且沒有任何利益可圖, 即使殺了人,自己也無路可去,所以才會那麼安分了幾百年。如今繫源鎖解,他 們獲得了自由,便不願與我們同行,想必是早已離去了。」   凌非問道:「你擔心他們會反過來咬我們一口?」   魏龍生點頭,道:「他們現在就像脫了韁的野馬,我們此行分作五路探索異 境,難保不會碰上他們倆。」   凌非不置可否,對於這些人的死活,凌非實在沒怎麼上心。自從晉入魔天境 後,想法便有了改變,畢竟這些人與他非親非故,何時才能回到麒麟帝都才是重 要。便說道:「即使如此,擔心也是多餘,若真叫他們碰上,那也是命中注定如 此。而且無利可圖的事,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做。」   魏龍生一想也是,現在罪眾們的身家財產若要論真價值,恐怕沒能搬上檯面 的,以邪刀和魔劍的眼光,斷無可能看上那些不值錢玩意,確實是自己多心了。   少頃,隊伍已經整裝完畢。   第一隊,由凌非為首,魏龍生要輔佐凌非,自然與之同行,而鍾琴與魏龍生 鶼鰈情深,自也不肯分開,至於不負平生,則選擇留在樹林中,充當聯繫人。呃 ,當然還有死活都要和聖主凌非同一隊的病無醫和患無救,所以這第一隊,可以 說是實力最堅強的。   第二隊,由罪島第八層的頂尖人物,昔日惡名昭彰,卻在罪島裡立誓改邪歸 正的魔頭屠百城為首。對此,魏龍生心中很是放不下心兒,但凌非說了,現在大 家同在一艘船上,而且屠百城既知錯能改,就應該給他機會,所以第二隊的領頭 人物便這麼定了。   第三隊,以銀面劍帝為首。此人本是玄武帝國的護國宗主,因獨子與玄武國 準備遠嫁麒麟帝國做政治聯姻的公主暗通款曲被發現,不僅惹怒了麒麟國主,也 讓玄武國顏面盡失,最後愛子被上銬押往極刑、斬首示眾,自己雖恨雖怒,卻因 心中對玄武國有愧,而未敢復仇。但麒麟國主卻不肯罷休,他將此事送交五國仲 裁院審理,最後判他終身監禁罪島,不得回返。雖然銀面劍帝曾經試圖反抗五國 仲裁院,但無奈五公實力遠在自己之上,久戰不敵之下,終是落魄收場。   第四隊,為首的是第八層的武帝級高手葛素衣和其舊部蕭彤芸。他們被關在 罪島的時間也都有數百年之久,並且曾經都是大陸上屈指可數的高手。尤其葛素 衣,他所創立的極樂宮由於只收女子,宗內美女如雲,宗門的名氣在大陸上自是 日漸響亮,成為各宗男性弟子趨之若鶩的地方,只不過極樂宮女子雖眾,卻多以 邪惑之術見長,經常傳出與各宗男弟子曖昧不清,甚至有勾引媚惑之嫌,最後引 起諸多宗門宗主不滿,向五國仲裁院申訴,後被以武林亂源等罪名剿滅,殘黨則 被押送罪島,永世不得回返。   第五隊,多以下層罪眾為主,其中又以虎真軍的人數最多。為了方便管理, 所以魏龍生決定讓虎真王衛遲疆來帶領小隊,而朱方達、白面書生等人則為輔佐 ,當然了,宋凜兄妹也在其中。   安排好隊伍後,魏龍生又交代了各隊長一些需要注意的細節後,便下令全隊 出發。各隊伍分從五個方向,朝樹林裡而去。   當第一隊來到距離白色迷霧尚有百米距離時,魏龍生吩咐所有人提高警惕, 然後便是魚貫而入,很快第一隊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迷霧之間,進入了異境。   走在白茫茫一片的迷霧之中,凌非已經打開了死神之眼不停打量四周,他驚 奇的發現,這所謂的白色迷霧,並不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入口,而是一個巨大到難 以想像的法陣!   看來這也是聖武神的技倆了。   約莫走了一刻鐘(十五分鐘),所有人都在白霧裡摸路前行,凌非死神之眼 精芒閃爍,忽然對身邊的魏龍生說道:「你們以前進來時,也走這麼久嗎?」他 指的自然是在白霧裡行走的時間。   魏龍生聞言,心頭不由一跳。暗忖著:「是啊,今日怎麼走的好像比以前還 久?」趕緊應道:「前輩,的確好像比較久,是不是……」   「嗯,這白霧並非自然,而是聖武神所設下的法陣。」凌非頓了頓,眼眸微 微瞇起,「如果你的感覺無誤的話,我想法陣的某種機制已經被啟動了。」   魏龍生不知道究竟被啟動的是什麼機制,但他對死神凌非的判斷沒有絲毫懷 疑,所以心中對此次的行動,不禁擔憂了起來。   又過得片刻,忽然風吹霧散,眾人眼前頓時一亮!   放眼望去,灰色的天空下是一座座冰山嶙峋,高矮綿延到了天邊,可謂舉目 無際。眾人還未從驚愕中反應過來,驟降的極凍氣溫便已經將整支隊伍,合共兩 百餘人瞬間凍成了冰雕,瞬間死亡。   除了修為較高的凌非幾人,實力在九段武尊以下的,眨眼間已是全軍覆沒。   轉眼死傷兩百,這樣的惡劣異境簡直從未有過!   凌非等人全都運功抵禦極凍之氣,以防止寒氣入體,造成功體內創。   看著一個個面目扭曲的罪眾冰雕,魏龍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見,「這太不 尋常了。」   一旁病無醫罵道:「這是啥鬼地方啊?想冷死我不成!」   患無救則是兩排牙齒直打咯,拍拍肚皮硬是笑道:「真、真涼爽。」   凌非看了看四周,發現遠處一座極高大的巨塔,問道:「那是什麼?」   眾人聞聲看去,約莫數十里外,一座巨大的白色高塔豎立在冰原之上,魏龍 生回應道:「那是迦納魔眼。」   剛說完,卻聽患無救撓著頭,說:「奇怪,迦納魔眼不是應該在前面嗎?怎 麼跑到咱們後面去了?」因為以往迦納魔眼一定是在入口的前方極遠處。   患無救一句無心話,卻是讓魏龍生一顆心沉了下去,他想起凌非在迷霧中對 自己提出的警告,然後對比眼前的情況,竟得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他把自己的 想法告訴了大家。   「你說咱們跑到了原本入口的百里之外?這怎麼可能?」病無醫差點昏倒, 連忙說道:「不行不行,這裡根本就是一塊凍原,咱們還是趕快退出去,別找自 己麻煩。」   眾人也覺此地不宜久留,所以紛紛走到了隊伍的後方,打算從原路退出去。 卻不料來到後方,不管如何摸索,竟始終找不到那個隱形的入口,就好像本來應 該在這裡停滯兩個時辰的入口憑空消失了,替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凍原,以及 眾人眼中的錯愕和不敢置信!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