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舉入侵

達人殿堂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舉入侵   經過界通原十年潛修與鑽研,凌非的實力實則已達到了一個恐怖的高度,雖 然還無法與眾神時代的完全體死神媲美,但兩者間的差距,卻已經縮小了許多。   按照凌非的理解,在三超神功的催化下,只需再進一步,就能藉由在聖魔大 陸汲取來的各種本源之力,利用死神本源吞噬、融合、再生的三大特性,凝練出 遺失的另一半死神本源。   雖然這個凝練出的死神本源不是原本的那個,在強度和威力上具有差異,但 經過凌非體內死神本源的融合與再生之後,已經能夠讓凌非僅有一半的死神本源 ,重新回歸圓滿,重現完全體死神的風采!   凌非也相信,只要不斷汲取諸天能量精華將其煉化吸收,假以時日,他定能 再次踏上神天境的最高巔峰,成為宇宙萬界、諸天眾神都難以匹敵的至尊強者, 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   眼下實力已臻九段聖武帝巔峰的凌非,若要全速飛行,即使聖魔大陸的面積 是地球的十幾倍,也是眨眼的功夫,就能到達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只不過凌非此時並沒有全速在飛行,而是像一朵雲般,在萬里晴空中緩緩地 前行。   並不是他不想趕快到神宮,而是他現在面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天大地大 ,所謂的兩國交界應該在哪裡啊?這可考倒咱們死神哥了。   即便他此時的神識散開,極限已能夠籠罩方圓兩百里,探查範圍內所有生物 的一切動向,但就算西神州只有聖魔大陸一半的大小,那也是地球的好幾倍大啊 ,上哪裡去找那個兩國交界?就更別提那座神宮了,沒有座標,根本就是大海撈 針嘛!   但更慘的還在後頭,凌非初來乍到,對於西神州的歷史知之甚微,他根本就 不曉得西州國的邊界在哪裡……至少,得先找到一方的邊界是吧?   可是剛才在亞普洛迪城鬧出的動靜委實不小,現在再回去找人問的話,難免 有些不妥,萬一讓認識的人看見,說不定還會給胖達和雪點點帶來什麼麻煩,而 且即便不是麻煩,凌非也不希望他們安定平凡的生活再被捲入是非之中,否則他 也不必用那種極端的方式離去了,是不是?   想到這裡,凌非心中難免有些歉疚,胖達雖然脾氣不好又愛面子,但對自己 卻不可不謂赤誠義氣,而雪點點……   「唉。」凌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對於雪點點,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望了一眼無邊的天際,凌非重新收斂心神,他想起亞普洛迪的通城車。   既然通城車的路線是往諾卑茲山脈的東方而去,想必在那個方向定能找到另 外一座城市,如此一來,他就能再抓幾個人來問話了……   主意拿定後,凌非腳步邁出,宛如光的速度飛射而出,再看時,他的身影已 經再度消失在寬廣無邊的藍天裡了。   與此同時,奧茲城這座西州國的邊境小城,正遭逢剎摩國的無情打擊,佔地 連兩千平方米都不到的領域,已經完全被剎摩國的三十萬大軍所包圍,這還不包 涵魂獸師所控制的數十萬頭海量魔獸,而且,三十萬大軍中,更有令人聞風喪膽 的剎摩國巨魔戰士,那些身高超過五米的傢伙,肌肉結實不說,個個力量強大, 空手碎大石不過是隨手之舉,不過,真正令奧茲城陷入夢魘之中的,卻是剎摩軍 的王族統帥——血族!   血族幾乎是每一個種族的惡夢,尤其是對西州國的人而言,血族更是一場災 難般的夢魘。   因為傳聞,血族擁有不老不死的天賦,他們的皮膚、骨骼和容貌,就像一幅 美麗的畫,永遠停留在他們25歲時的那一刻。   他們力量強大,他們高貴優雅,但他們卻是殘忍且嗜血的惡夢化身,他們擁 有不死之身,沒有心跳,因為他們沒有心臟,他們的活力泉源,就像魔獸一般, 來自他們大腦及胸腔裡的兩顆魔核,若想徹底殺死他們,除非同時將兩顆魔核擊 毀,否則他們恐怖的再生能力,絕對會讓任何企圖挑戰他們的人,陷入永恆的絕 望當中。   所以,在看見剎摩國的王族血族親自領軍而來,本來就只有三萬駐軍的奧茲 城方面,幾乎已經怯戰,僅差沒有直接棄械投降。   此時人心惶恐,加之兵盡糧絕,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是整個西州國最接近天荒 大陸的地方,致使許多大大小小的冒險團隊長期駐足在此獵取魔核的話,現在遭 受剎摩國大軍的瘋狂攻擊,奧茲城又哪裡有半分抵抗的力量?   原本奧茲城的任務就是監控天荒大陸對岸的剎摩國動向,一旦剎摩國進犯, 便立即以快馬及信鵲的雙重方式,將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回西州國真正的邊防要 塞——亞普洛迪城!   但是當時,諾卑茲山脈早已讓剎摩國的三階死靈法師所控制,所有負責傳遞 信息的信使,全都沈寂在諾卑茲山脈中,完全被感染魔化,因此,剎摩國進攻邊 境的消息,至始至終都沒有傳遞出去,最後,剎摩國的前鋒大軍就這麼壓境而來 ,將奧茲城包圍的滴水不漏,再也不可能傳遞出任何消息。   如今奧茲城之所以還沒有淪陷,完全是因為各大冒險團隊仍在奮戰著,若不 是他們都是同為西州國的一員,對於剎摩國的入侵多數懷抱同仇敵愾的心情的話 ,只怕單憑奧茲城的三萬守軍,早已被剎摩國打得潰不成軍,棄城投降。   此時,鄰近奧茲城上空數百丈處,原本一望無際的天空當中,凌非負手默立 ,一身黑衣的身形,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那裡,淡漠的眼神,像主宰萬物的神, 正冷眼俯瞻著腳下被大軍圍城的奧茲城。(註:一丈三公尺。)   奧茲城只是一座小城,卻是西州國最為接近剎摩國的城市,因為地理環境不 佳,作物又不豐,真正鎮守邊疆的西州國軍隊並不在這座城市,而是遠在諾卑茲 山脈以西的亞普洛迪城。   但由於奧茲城是整個西州國最接近天荒大陸的城市。天荒大陸裡因為有著難 以估量的魔獸數量,所以理所當然地成為冒險者最喜歡的狩獵場所,透過獵殺魔 獸隨機取得魔核,換取金幣的話,可以為他們帶來巨大的財富;如果拿去煉製或 交換丹藥,服用後更可以強化自己的實力或身體素質,對任何人來說都絕對是一 個無比巨大,甚至取之不盡的寶庫。因此,奧茲城這座小城,順理成章地成為了 一個充斥著冒險隊伍及交易各種稀珍物品的集市聚所,每天在這裡進出來往的冒 險隊伍、商隊、旅者不計其數。   此時高空之中的凌非極目看去,雲層底下,奧茲城已經被包圍的水楔不通, 數萬頭的魔獸咆嘯著,瘋狂對著三米厚的城牆進行衝鋒,而剎摩國的大軍則是以 逸待勞地坐鎮後方,冷眼看著前方激烈的衝突,打算等到奧茲城的冒險者全都力 疲之後,再一鼓作氣的採取致命的一擊,一舉將奧茲城拿下!   凌非本來不打算插手這件事,畢竟這是屬於西神州自己的戰爭,但是看著城 牆上,城外,甚至城外上空,那些拼命與各種地面和飛行魔獸激烈交戰的西州國 冒險者,凌非的眉頭卻是微微地皺起,因為在這些人當中,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 面孔——蓋瑞!   「他怎麼也在這?」凌非疑惑。   下一刻,凌非一步邁出,原本還在數百丈高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奧茲城 的城牆上頭,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境界,完全可以做到無聲無息的出現和消失,誰 也不會察覺,更何況還是在這種激戰中,誰又會去注意呢?   看著身旁不停忙碌搭箭揚弓,銳矢疾呼的弓箭手,還有那些或搬巨石,或舉 大斧,不停將爬上城牆的魔獸砸落斬死的力士、戰士,以及聚成小股縱隊,在城 外以各種戰技浴血拼殺的劍士、騎士,身歷其境的凌非,完全能感受到戰況的壯 烈,因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好幾名冒險者相繼倒下,他們的屍體無一例外 的都被魔獸們撕裂分食,鮮血染滿了牆頭,浸濕了大地,用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形 容奧茲城外的慘烈!   此時魔獸群中,一陣響天吼號遠遠傳來,一個宛如巨型金剛般龐大的身影, 帶著振動大地的步伐快速衝殺上來,以蓋瑞為首的幾名大師見狀,紛紛放棄眼前 的戰鬥,企圖將這頭王級的魔獸攔下,否則以牠堅硬無比的身體和巨大的力量, 一旦撞擊城牆,很可能會直接將城牆撞垮,如此一來整條奧茲城防線就會出現致 命的漏洞!   「是王級魔獸,快攔住牠!」   半空中蓋瑞一聲疾呼,身形已在第一時間衝殺上去,兩隻銀槍在空氣中虎虎 生風,旋轉之間,帶起烈風呼嘯,口中「叱」的一聲,雙槍由上而下朝那頭王級 魔獸頭頂貫下,頓時兩道銀色光束轟然射出,宛如雷霆,精準地命中王級魔獸的 頭頂!      「轟!」   「吼!」   雙槍貫腦,王級魔獸吃痛咆嘯,然而被砸趴地面的牠卻沒有造成致命傷害, 很快便又重新爬起,向著攻擊牠的蓋瑞一巴掌搧去!   王級魔獸巨大的爪子破空拍來,蓋瑞的眼瞳頓時一個收縮,隨著掌爪不斷地 逼近而放大!   年邁的蓋瑞在奮力一擊之後,已經露出了疲態,一口氣還未喘過來,王級魔 獸的反擊已經撲來,眼看避無可避,蓋瑞一咬牙,只能舉起雙槍全力一擋!   「哇哈哈哈!老鬼莫慌,老子來也!」   就在這時,一名手持巨劍,留著滿臉繞腮鬍的粗曠中年男子,身形疾閃間, 已經揮動手裡的巨劍向前斬去——殺!   「哼,小心你自己吧!」蓋瑞氣喘吁吁地道。   霎時,一道金色劍氣自劍鋒處呼嘯出去、斬裂大地!   轉眼間,劍光擊打在王級魔獸的左側肩頭,爆出無數的血花,但是同樣的沒 有對王級魔獸造成太大的傷害。   忽然有人插手,原本要拍在蓋瑞身上的巨大獸爪,也在這時忽然轉向,拍向 了那名手拿巨劍的繞腮鬍中年。   與此同時,繞腮鬍中年已經凌空躍起,一個滾翻避開爪擊,雙手握住巨劍向 下刺去,沒有絲毫偏差地扎進了王級魔獸的頭顱裡。   但站在高牆之上的凌非,對此卻是眉頭皺起,因為那頭王級魔獸的身軀足有 二十幾米,巨劍雖巨,但插在一個如此龐然巨物的身上,就未免有些雞刀剮牛的 感覺,即使現在看來,那半隻劍身都已扎進王級魔獸的頭顱裡,但從死神之眼的 觀察中已經能夠確定,這次的攻擊雖然精準,卻也依然沒有對那頭王級魔獸產生 什麼巨大的傷害,甚至於他的頭蓋骨,都沒有被那把巨劍所洞穿,傷害又從何談 起呢?   「吼!」   被扎了一腦的王級魔獸,登時像拍蒼蠅般,一巴掌朝頭頂搧了過去!   「當心!」蓋瑞疾呼!   「你媽的!」繞腮鬍男子大罵一聲,手中的巨劍因為刺進骨骼之中,一時竟 拔不出來,眼看獸爪拍來,只能咬牙暫時棄劍了!   「澎!」   他藉著劍柄,奮力一躍,卻仍然沒有完全避開獸爪的拍擊,整個人才剛剛躍 上空中,就被拍個正著!   「噗啊——!」   鮮血從嘴巴和鼻子一起噴出,繞腮鬍男子整個人宛如砲彈般射了出去,如不 意外,他最後的落點肯定是王級魔獸後方的獸群之中!   看到這個景象,蓋瑞一雙眼睛幾乎要瞪了出去,佈滿血絲的雙眼不敢置信地 望著遠遠被拍飛出去的「巨劍索倫」,那個和他鬥了幾十年的老傢伙……   巨劍索輪被拍飛的畫面不只有蓋瑞一個人看見,連同在半空中力戰群獸的大 魔法師奧德斯曼也看到了,但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雖然損失任何一個人,對奧 茲城都是莫大的傷害,但他們已經失去了巨劍索倫這名西州國偉大的大武鬥師了 ,絕不能再失去和他齊名的銀槍蓋瑞,所以,在蓋瑞還在為了索倫的隕落而悲傷 時,奧德斯曼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飛到了蓋瑞的身邊,一把拉住他往奧茲城的城牆 上飛去,等蓋瑞恢復了情緒,才能讓他再次出戰,否則他很可能也會跟著隕落。   當然,索倫隕落在獸群之中的一幕,身在城外協同領軍的薩恩在地面作戰的 女劍士波瑟莉希也看到了,心臟劇烈一震,失聲道:「師父!」   還沒等她的聲音傳出去,她的眼淚已經先一步湧了出來。   淚水朦朧了她的眼睛,也連帶讓她的戰力大幅減弱,這時一頭高級魔獸趁機 噗咬上來——   「吼!」   「小心!」   千鈞一髮之際,一把長劍橫空架出,直接將那頭高級魔獸震退,整個身子被 強大的鬥氣震離地面,接著就看見刷刷刷三道劍光斬出,高級魔獸就這麼在半空 中被卸成三塊,內臟血水頓時灑了滿地,連同肉塊摔成一堆無法分辨的肉堆。   至此,那名率隊而來,並且出劍救援的男子才轉過身道:「波瑟莉希妳在做 什麼?妳不知道在戰鬥中走神是很致命的嗎……妳……妳怎麼,妳怎麼哭了?」   看見是自己的隊長,波瑟莉希用手背抹去眼淚,哽咽地說道:「薩恩,我師 父……我師父他死了……」說著又哭了起來,看得聚攏過來的隊友們我見猶憐。   「什麼?索倫大師死了?這不可能!波瑟莉希,到底是誰告訴妳的,我一定 要好好教訓那個危言聳聽的傢伙!」索倫是薩恩所崇拜的大師,所以對於這件事 情,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沒有人告訴我,是我親眼看見的……」波瑟莉希哽咽著搖頭說道。   「妳……妳親眼看見的?」波瑟莉希的話,讓薩恩也愣住了,他在心中不停 地自問:難道索倫大師真的死了嗎?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就在這時,失去了大武鬥師們牽制的王級魔獸,再次有了動作,他直起身子 ,仰天咆嘯著,所有魔獸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全部開始瘋狂的向岌岌可危的城 牆衝鋒!   負責地面作戰的領隊薩恩見狀,知道無論如何也難以抵擋了,只能拉起波瑟 莉希,大聲喊道:「所有人隨我退回城內!退回城內!」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