搗年糕。

兩性與生活

 
    

阿花與阿良洞房花燭夜時,彼此都很不好意思,背對著背躺在床上。過了一會, 阿花:『妳知道我們躺這個樣子,像什麼字嗎?』阿良羞怯的說:『不知道!』阿花:『妳 看,我們這樣手伸直,雙腳彎曲,像不像個北字?』阿良:『好像哦!』阿花再翻過來,面 對阿良的背說:『現在像不像比字?』阿良:『嗯!真的像比字呢!』阿花:『現在妳也轉 身過來看看!』阿良照著話做,兩人面對面躺著,阿花:『這像什麼字呢?』阿良:『不知 道!』阿花:『這是一個臼字!』阿良興奮的問:『哇!好有趣哦!還有什麼字呢?』阿 花:『人的身體不僅可以寫字,還可以做其他的事。』阿良:『什麼事呢?』阿花:『既然 有了臼子,我臼教你搗年糕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