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大師「沈玉琳演講3分鐘」點閱卻飆破170萬 內容不只有搞笑竟還意外的勵志

兩性與生活

 
    

人稱荒謬大師的沈玉琳,雖然很多人不喜歡他的浮誇風格,卻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一年到校園演講100次以上的演講大師...

 

人稱威廉沈、荒謬大師、OK小王子...就是好笑,最不正經的正經人!綜藝節目有他,就讓人開心,而且還會滲透很多人生大道理!收藏一篇他2018年4月在《造就》上的演講

 

 

“荒謬大師”沈玉琳:我用了40年時間準備這場演講,你要不要聽

 

我是威廉沈,沈玉琳。外號就很多了,人家叫我荒謬大師,那是黃國倫幫我取的,因為以前我製作節目的風格很荒謬。

我的好幾個綜藝節目在那個年代算是突破了演藝娛樂的尺度。我的節目是台灣綜藝史上第一個被政府當局停播的節目,因此台灣傳播學的教科書裡面還有我的名字。一般人會覺得這是污點,但是對我來講這是一枚勳章。

 

今天的演講,我希望也不要都在搞笑,盡量能夠有勵志的成分在裡面。那什麼樣的可以勵志呢?無非自己是傳奇人物。

廣告

是的,威廉沈紮紮實實就是傳奇人物!

 

現場年輕朋友很多,老人家一上台提當年勇,不曉得要講幾百年前的往事。我盡量不要講太久遠以前的,我就從小學一年級開始講。

 

曾經也是學霸,卻因楚留香而荒廢學業 

 

因為我過去曾經是節目製片人、演藝經紀人。所以大家會覺得這樣的人,一定是小時候不認真讀書,功課不好。台灣有一句名言,小時候不讀書,長大做媒體。因為記者也不太需要什麼特別的涵養,敢衝敢撞。拿著麥克風,說:“你這麼做對得起你父母嗎?!”每次做這些事情就好了。

 

那我是相反,我小時候品學兼優,小學功課都是前三名那種。

 

我爸爸是職業軍人。我媽媽幹嘛呢?在工廠當女工,做掃把。那時家裡非常貧窮,窮到你們無法想像。現在的人們聽我講以前貧窮的故事,都覺得我是從外星來的。可我那時候真的是這樣。大概七八戶人家共用一間廁所,上大號、小號非常不方便。

廣告

我國小、國中學習成績也都OK。到國三時就發生了一個重大變化。那時台灣引進了第一部港劇——《楚留香》,非常風靡。我們開始租武俠小說回來看。從古龍看到金庸,看到後來自己寫武俠小說。

 

我去書局買稿紙,回家寫了一本《風暴十八掌》,先編了一個厲害的書名,然後再去掰那些內容,寫到第一個掌就寫不下去了。書沒有出版,但是功課節節敗退。

爸爸那時候在很遠的地方當兵。我媽媽連自己名字裡的三個字都寫不齊全。所以她也搞不清楚我的功課已經退步了。

媽媽有一次隱隱約約覺得奇怪,語重心長跟我說,你是不是功課退步啊?

我說沒有,很好!哪有退步。

她說,那你怎麼最近都沒有拿獎狀回來?

我說,獎狀?現在學校不發獎狀了。

她說哪有學校不發獎狀?

我說為了環保,印獎狀要砍樹木。

那我媽媽就會相信這種鬼話。所以我從小攢了驚人的鬼扯功力,我不是長大以後才會的,從小就很會的。

 

遭遇人生第一次災難,從此沉迷閒書

 

就這樣,我國三功課整個荒廢掉了。接下來就高中聯考了,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關卡。因為如果你在高中沒有辦法念好的學校,那就不用談未來了。我住在嘉義那個地方,第一志願就叫做嘉義高中。我還記得錄取分數線500分。我考完以後,還抱著一點僥倖心理,覺得自己可以低空掠過。等到放榜那一天,我開開心心去迎接我人生的第一場胜利。

廣告

 

那個年代放榜真的是叫“放榜”,要找一個人來人往的地方貼佈告欄,哪個學校錄取什麼人就貼在榜單上面。

那一天,我還記得天空飄著細雨,我騎著腳踏車。我不會看別的學校,一定是看第一志願,越看越吃驚。我們班那幾個功課好的人的名字掠過我眼前,獨獨沒有我的名字。

我想說不會吧,我才幾歲,難道就要面臨人生這麼大的難嗎?

 

我撐著雨傘的手一直發抖著,雨傘悄悄滑落在地上我都不曉得,滴下來的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我眼角的餘光瞄到我的名字,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哪個時刻這麼恨自己的名字。因為我的名字出現在第二志願的第一個。我是這個第二志願的狀元就對了。別人可能很開心,但是在我們家完全不能交代。

怎麼辦?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家裡面。

要命!爸爸在門口脫皮鞋。他不是在金門當兵嗎?原來父親是專程回來為他最小兒子考上第一志願慶功。

那個年代交通很不方便,我記得高速公路才剛修完沒幾年。他從金門搭船到基隆,從基隆再搭客運,足足要走十七八個小時。

他在門口脫皮鞋,轉頭看到我,堆滿慈祥的笑容說:“考上了,對不對?”我說對呀,然後偷偷比了一個“2”的手勢。意思是第二志願。結果他以為我在跟他比“耶”,他竟然也回了個“耶”。

我就沒辦法,悶悶地說:“沒有了,第二志願。”我爸整個臉垮下來……跟川劇變臉一樣。然後拖著沉重的行李走進客廳,那我只能尾隨他進去。他到客廳沒有停下來,而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客廳只剩下我和我媽,四目交接。

廣告
 

桌上是熱騰騰的火鍋,完全是華麗的慶功大餐。可是媽媽看看爸爸,看看我這個表情,驚覺大事不妙。

 

她問我說:“你沒考上,對不對?”每個人都有自尊心的,於是我就惱羞,當場用最炸裂的語調嚷嚷道:“沒考上不行啊?!!!!!”

從那一刻啟發的,我後來節目講話都是這樣的風格。

媽媽頭往後一仰,“你沒考上,你還敢那麼大聲,你完蛋了!”

我說:“對!我完蛋,我一人完蛋,全家完蛋!”

媽媽看著這個火鍋,相當的諷刺。火鍋熱騰騰的,可是我們的心是淒涼的。媽媽問我說:“這個火鍋還要吃嗎?”

我說:“你決定。”

媽媽說:“我決定。好!你很厲害,我決定!”她就起身走向火鍋那個插頭,一二三,就一把將電線拔掉了。

煙霧消散了,那個氣泡沉到鍋底,我的人生也從此落入了地獄的深淵。

 

一個16歲的青少年,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我在家裡面變成廢人了。以前功課好的時候,備受家族寵愛。爺爺跟我們擦身而過,說:“讚讚贊,不錯,家裡都靠你了。”遇到舅舅,舅舅說:“加油,加油,不得了了。”

廣告

 

每天上學很痛苦,一條小路,迎面而來是我們班那五個考上第一志願的人,趾高氣揚。

我們自卑心作祟,就低著頭,悶悶騎自己的車。有一次,他們又迎面而來,我又在悶悶地騎。擦身而過以後,我就撞到個窟窿,跌進旁邊的水溝。我嚇了,在裡面喊救命。一站起來,那個水只到膝蓋而已……水沒有把我淹,可是卻把我澆醒了。

我告訴自己,我幹嗎這麼怕他們呢?難道人不能靠自己的雙手,靠自己的大腦殺出人生一條血路嗎?

當下做了一個決定,從今天開始我不要再怕他們了。不但不怕他們,我還要向他們正面迎戰。所以我就決定從明天開始,不要再騎這條路了,眼不見為淨!

我後來對學校的教科書有一種強迫症式的厭惡。我覺得今天會落入這個田地,就是被這些書害的。

 

不看教科書,那我每天做什麼?我流連各大書局。嘉義是個鄉下地方,也沒幾家書局,大概就三五家這樣。我每天都在讀課外讀物。我爸媽看到,每天以淚洗面。他們覺得你讀這些閒書要幹什麼?

我在那個年代就把世界文學名著,把《三國演義》、《水滸傳》、《金瓶梅》……統統了然於心,西方哲學我也跟海綿一樣吸收。

人家在研究物理電子學,我在研究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有的時候你看不懂,我就跟以前私塾教育一樣,反正不管懂不懂,背下來就對了。在很多年以後,慢慢能理解裡面思想的時候,對我的人生產生了很重大的影響。所以人家說我能從外太空聊到內,也是因為如此。

廣告

 

沈玉清與夢蝶的浪漫故事

 

高中生活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回味的。大概只有一個事情,我常常喜歡分享,因為還蠻有趣的。

那個年代沒有電腦,要結交異性朋友很難。最簡單的是什麼?交筆友。交筆友很簡單,就是你去書局買本雜誌,叫做《愛情青紅燈》,後面有幾頁是筆友,你就找一個喜歡的,寫信給她,她回信給你。互相不認識,完全心靈交流,柏拉圖式的戀愛。

我想我也不知道人家長什麼樣子,我就全力找一個名字比較夢幻的,幻想她是夢幻美少女就好了。東找西找,最後找到了!

 

她叫做什麼?夢蝶!她的人生觀是“做夢”,她的座右銘是“做夢”,她的未來也是“做夢”,統統都在做夢。我覺得太棒了,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了。

回到家裡面,我決定寫信給她。忽然發現我沒筆名,low掉了。那我要取什麼筆名?我打開電視,正好看到費玉清在唱歌,費玉清,玉清玉清清新如玉,這不就是我的寫照嗎?於是我就幫自己取名叫做沈玉清,以沈玉清之名寫了第一封給夢蝶的信。

我這一寫就寫了18張信紙,其中16張是抄徐志摩詩集。一個禮拜以後收到了她的回信。信接到手中,手還顫抖著。

廣告

看過信後,心中陣陣暖流。家裡面這麼冷漠,可是一個不相識的夢幻美少女卻給我這麼大的溫暖跟安慰。

我馬上回信給她,她又回信給我。這種書信往來持續了長達一年的時間,讓我感覺彷彿活在天堂一樣。但是快樂的時光過得總是特別快,一年以後某一天就不再回信了。

大家可想而知那種痛苦。當你把精神都寄託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突然這個人消失了。我每天鬱鬱寡歡。

 

三個月以後某一天,全家在晚餐,電話鈴聲大作,媽媽接起來,問找誰?電話那一端傳來清脆如銀鈴般的聲音:請問玉清在嗎?那媽媽左看右看,玉清沒有。

我就急了,我一直跟我媽用唇語說,我是沈玉清。

媽媽拿著電話質問我:“你是沈玉清?你是神經病!你是沈玉清!”

那爸爸還在旁邊附和:“王八蛋,自己改名,你連自己祖先是誰都忘了吧?”

我氣了,把電話搶過來。心想說不行,不能再繼續罵了,這樣會讓心上人察覺我不孝的一面。

 

我壓抑住脾氣,說:“你好!我是玉清,請問有什麼事情嗎?”結果對方竟然約我三天後見面。我想說真的是造化弄人,怎麼會有這麼戲劇性的人生。

三天我依約前往,在公園等了她十分鐘。十分鐘以後,遠方有個穿著一襲鵝黃色小洋裝的女生,遠遠地慢慢地輕輕地飄過來。那時是七月半沒錯,但她不是鬼。

廣告

她越靠近我,我越覺得不對勁。她手上拿著一個精美木質盒子,裡面一疊信件。我感覺裡面就是我過去一年來寫給夢蝶的那五十幾封信,她要把信還給我,那還得了。

果不其然,她到我身邊,說玉清你好,這是夢蝶要我還給你的信。我大為吃驚,夢蝶要你把信還給我,搞半天,你不是夢蝶。

 

我忍不住問她說,那請問夢蝶是你的?

她說不好意思,夢蝶是我奶奶。

夢蝶是你奶奶?我整個晴天霹靂。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怪不得過去那一年多來收到夢蝶的信,都覺得奇怪,一個夢幻美少女為什麼字裡行間充滿著超齡的成熟,搞半天她是奶奶嘛。所以她不只超齡,她是超超超超齡。

我說奶奶就奶奶,那也沒關係,我不會有年齡歧視。那奶奶為什麼叫你把信還給我?

她說不好意思,奶奶特別交代我一定要跟你講這句話,謝謝你讓夢蝶奶奶生命餘暉顯得如此璀璨。

我說生命餘暉的含義是什麼?

她說,奶奶上個月走了……

 

啊,奶奶走了。人世間真的是波折太多。當時我有一句話好想跟她講,奶奶走我很遺憾,要不然我們兩個在一起,好不好?但又覺得人家奶奶剛走講這種話不得體,就望著她離去的身影,心中陣陣酸楚。

廣告

每天晚上吃飯,爸爸媽媽用似笑非笑的神情看著我,然後兩個人互相看一眼,忍俊不禁就笑了。

我就火大,你們笑什麼?

他們笑什麼?沈玉清,這個名字起得真好,沈玉清……我就每天被他們嘲笑這樣子。

“王八蛋”也有大學可讀

到了高三那年,我想說這樣下去怎麼辦?我們那個年代如果不繼續升學,大概就是到附近工廠工作。那和爸媽對我的期待差太多了。

大學聯考前兩個月的一天,我在房間裡面發呆,隔壁房間傳來激烈的吵架聲。我爸媽在吵架。

我聽到我爸爸一直在罵我媽,“玉琳今天會變成這樣,就是被你害死的!”我媽媽大哭,“我害他什麼?”

 

爸:“他當時功課退步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提醒我?”

媽:“我怎麼知道他功課退步,問他為什麼沒獎狀,他說學校不發獎狀為了環保。”

爸:“這種鬼話你也會相信。”

媽:“對啊,我就是笨,我如果不笨怎麼會嫁給你。”

我聽著悲從中來。我想說生命必須要改變了,剩下兩個月,我就努力苦讀,一天當兩天用,幫自己找出口。上天如果眷顧我的話,也許還會給我一條路走。我就把課本拖出來,重新苦讀。

 

母子連心。我在苦讀的時候,背後傳來腳步聲,轉頭一看,媽媽半張臉露在門邊,看到我在看她,她也會害羞,跑回隔壁房間。

我聽到媽媽很激動地跟爸爸講,“玉琳又在看書了!”爸爸很激動,“真的假的?”

廣告

媽媽說:“真的!”

爸爸說:“你趕快切水果給他吃。”

媽媽走沒兩步,又被爸爸叫回來,“給我回來,那個梨子不削皮,他不!會!吃!”

媽媽說:“知道知道。”

十分鐘過後,一盤削好皮,切好塊的梨子,被媽媽端進來,端到我桌上。她拍拍我肩膀,說早點睡,不要讓自己太累了。媽媽吹著口哨就回到隔壁房間了。我望著那盤水果,心中真的百感交集。

突然發現,家裡面怎麼天花板在漏水,滴滴答答,一直滴在那個水果盤上面。仔細看,天花板沒有漏水,是我的淚水!

我生命當中經常喜歡用淚水來描述一些情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把去描述當時的狀況。

從那天開始,我真的就奮發苦讀。兩個月以後,大學聯考,考完完全沒有信心。我真的是每天騎著腳踏車,在家裡面轉。附近工廠一堆,製冰廠、製鞋廠、皮包廠……我就想說有沒有適合我的工作。

 

就這樣子一段時間過去了。有一天,綠色天使郵差現身了,拿出一封錄取通知書,“拿去,王八蛋,沒想到你還有學校可以念。”

我竟然有學校可以念!一打開,是台北世界新聞大學(現名世新大學)。家裡面激動到無以復加。爸爸說你有學校可以念了。廣播電視是乾什麼的?

廣告

我說廣播電視是修理電視的那一種。我其實也不曉得,鄉下人誰知道廣播電視是乾什麼的。

爸爸聽到修理電視,把家裡面電視打開。那個時候遙控器是用轉的,啪啪啪,電視壞掉了,一打開都是雪花。

“王八蛋,你給我苦讀四年,回來把電視修好!”爸爸對我的期待很卑微,他就只希望我好好苦讀四年,回來把電視修好。那媽媽更開心,忙進忙出。

我說,媽媽,我有學校可以念了,你在忙什麼?

 

媽媽說,玉琳,我在忙什麼,玉琳你還記得嗎?三年前那個慶功的火鍋沒有吃到,對不對?媽媽幫你保留了三年!

家裡面又恢復了生機,爸媽緊緊抱在一起,整夜跳國標舞。

負債三千萬靠“不要臉”反轉人生

我進入所謂的傳媒大學了,開始展開一個新的人生。

因為專業和傳媒相關的,後來我就變成節目的製作人。製作人以後,又擔任演藝經紀人。本來人家都認為說,我就是人生勝利者。因為我後來當製作人,也做了幾個蠻轟轟烈烈的大節目,收入也很多。所以大家覺得這個人是OK的,他就會是一個貴族,一個可以過好生活的人。

我經常講一句話,人生於憂患。好日子過慣了,長達二十年的光輝燦爛就會腐化一個人。後來七個節目剩下六個,六個剩五個,還絲毫不以為意,覺得上天就是眷顧我,覺得我太辛苦了,所以讓我找時間休息。結果到最後,剩下一個節目。

廣告

 

怎麼辦呢?狗急了跳牆。我找了一個真的是山東大叔,說要教大家念新疆民謠,但仔細一聽,都是台灣一些所謂罵人的髒話就對了。結果收視率果然爆高,我常常說社會病了,這從那個年代播的什麼節目就可以看得出來。

這個節目播到第三集,每集都是收視率冠軍。到了第四集以後,就收到了八十萬的罰單,告訴我這個節目不要播了。

連最後一個節目都停了,我的人生陷入絕境。然後算一算債務,不得了,自己欠銀行三千萬。

那時候我已經四十出頭了,有點感覺是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走投無路。無聊到去逛攝影棚,看人家錄影。有一天看著看著,一隻手按住我的肩膀,告訴我說,你也可以像他們這樣。

 

我轉頭一看,我老婆。我整個大受震撼,我忍不住說:“May I?”她說:“May you。”因為我老婆英文也不好了……

我不敢問朋友,怕被別人笑,只好回去問鏡中人說,我可以嗎?沒想到鏡中人很誠懇告訴我,你可以。

從那天開始,我的人生完全轉變。我告訴自己說,我來當藝人好了。反正我當製作人那麼多年,我也看過各式各樣的表演方式,我應該可以吧。但是沒有想到第一通電話就被打槍。

廣告

我打電話給我的製作人朋友。那個朋友以前在我公司上過班,領過我的薪水,我想說找他下手比較快,打電話給他說:“玉琳哥要當藝人了,可以嗎?你要不要發我通告。 ”

電話那端一直笑,“玉琳哥,你要當藝人。我以前在你公司上班,每天都被你罵。你都告訴我說,通告,男生要發帥的,女生要發漂亮的,現在你叫我發你,矛盾矛盾再矛盾。”然後就掛斷了……

 

接下來都是這樣的電話,但是我算是不屈不撓了。

藝人一般靠臉吃飯,我是靠不要臉吃飯。

我常常講當藝人有三個原則。

第一,要堅持;

第二,要厚臉皮;

第三,要堅持厚臉皮。

這種電話,我每天都打,跟業務人員一樣,連續打了三個月,終於有一個機會了,找我去上了。

那個主題相當古怪,他要我去聊女生第一次來月事時的辛酸。我當時很震撼,我又沒“來過”。

對方說:“玉琳哥,你那麼會鬼扯,你就當你有來過就好了。”

第二天我還真的硬著頭皮去錄,我還想說誰會來錄這種古怪的東西。真離奇,那一天,我看到素珠阿姨,她是台灣一個70歲的資深女藝人。

我說你聊這個?她說,“你能聊,我就不能聊?”

我說:“阿姨你還記得嗎?”“我怎麼會忘記,那才多久以前而已,”她說。

那藝人果然異於常人,聊起來侃侃而談,彷彿那件事昨天發生一樣。

廣告

結果那一次我算是大獲成功,聊得非常盡興,真的聊成好像我自己“來過”一樣,賓主盡歡。

一播出以後,收視率爆高。坊間開始流傳,沈玉琳這個人雖然其貌不揚,但是還蠻能鬼扯的。我算是搭上潮流,台灣以前專門製作大型綜藝節目,後來生態改變。2300萬人口,有100家電視台,人人都沒錢賺,電視台沒有辦法再出很多錢來做大節目,開始流行《康熙來了》這種小品的小節目。

 

每一台都在聊天,從第一台聊到一百台。我很多大陸的朋友來台灣,看了一晚上綜藝節目。第二天忍不住跟我說:“沈兄,你們台灣人好愛聊,可以從第一台聊到一百台。”那剛剛好,我就應運而生,因為我就是愛聊,我又很能鬼扯,加上我也蠻知書達禮的,所以我就真的從一台聊到一百台。

生命開始轉變,我慢慢還清債務了。在我還清債務過程中,我賣掉了自己那套算是相當昂貴的豪宅。

當時,跟我老婆說要賣房子,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因為我大我老婆17歲,她嫁給我的時候,人家都說這個女生有星夢,虛榮心,騙老人甚麼的。所以我要賣房子的時候確實很掙扎,擔心她會不會因為這樣就不要我了。

沒想到見證真愛了。我記得半夜把她搖醒,我說欠了這麼多錢,必須要賣房子。她不但沒有咆哮,還嫣然一笑,“好啊,賣掉好,我們兩個乾嗎住那麼大的房子?我還覺得會鬧鬼。”

廣告

我當時很感動,我覺得她用這個話來安慰我。我大她那麼多,我們相處比較像父女。我從來沒有在她面前掉過一滴眼淚。這一次也不例外,我聽完大受感動,衝進浴室,打開淋蓬頭,霎那間,分不清楚是淋蓬頭水還是淚水。

這時候,我的演藝事業也開始有起色。各位,那時候我不是20歲,也不是30歲,我已經40多歲了。所以人只要願意改變,上天還是願意給我們很多機會。

 

我要感謝當時的《康熙來了》、《國光幫幫忙》,還有《王牌大賤諜》,我從一個月三五個通告,到一個禮拜三五個,到後來一天三五個。

台灣媒體報導過,我一個月可以錄一百個,這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了。我一天可以錄十個,從早上八點出門,一直錄到半夜兩點。

我就這樣子反轉了自己的人生。當然現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是不可同日而語,因為我變巨星了,人家封我是收視王,不轉台王等等。

用四十年準備一場表演

我記得有一個演藝新人,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他說:“玉琳哥,你每天弄這弄那的,琳瑯滿目,你一個表演要準備多久的時間?”

我說:“什麼多久的時間,準備了四十年!”

他說,“玉琳哥,你講話不要那麼誇張,哪有人表演準備四十年。”

廣告

我說:“如果你是認真想知道是為什麼,那你就給我一點時間,我把為什麼準備四十年告訴你。”於是我就把剛剛一出場開始,一直到現在,一整段講給他聽,他就懂了。

人一出生都是一張白紙,一定要染上各種色彩。

 

失敗的經驗非常可貴,每次失敗都在我們心中形成最肥沃的養分。當我們面對人生的難題,面對人生挫折的時候,想想過去我們的失敗,我們會更加謹慎,而且也更懂得應對之道。

人生永遠就是兩個課題,“挑戰”和“回應”而已。面對挑戰,你回應對了,那你就反轉人生,你回應錯了,那就失敗了人生。

我常常講的蝴蝶效應。人生也是一樣,你一個小小的改變、一個轉念,可能結交了一個朋友,當下看是沒什麼異狀。可是在遙遠的未來,卻促成你人生洪流當中關鍵性的改變。所以我常常也是有跟大家講說,珍惜身邊的朋友,把握每一個當下。

串起每一個美好的當下,就是一個精彩的人生。

 

推薦閱讀

吳宗憲大陸主持價碼高達「八位數」…歐弟早已在大陸「爽撈」!網:留台根本做功德...

廣告

太扯了!芽芽漏接50通電話,沈玉琳氣到報警說老婆失蹤了!

《分手擂台》超經典雨傘鬼片段…看幾次還是廢到笑! 網友:鬼才沈玉琳!(影)

 

 

 

 

廣告